捣年糕嘞!台州人儿时的记忆,外国人眼中的台州味

2018年1月2日08:58:18 发表评论 8 次

时光太瘦,指缝太宽,一辈子太短。一年又一年,像电脑清理内存似得,不太重要的人和事被一箩筐一箩筐地丢弃,往事渐渐模糊。

《意大利设计师中国省亲记》里,意大利“爸爸”与中国“儿子”一同体验江南农村春节传统节日习俗捣年糕的画面,勾起了无数台州人的回忆。年糕,寓意着“年年高”。台州人过年吃年饭,必定少不了吃年糕,这意味着来年开门大吉。

早年,年糕都是手工做的。捣年糕,那可是办年货的重头戏,谁家年糕捣得越多就越富有。每当岁末年关,此起彼伏的捣年糕的声音从清晨响到入夜,过年的气氛就像家家户户飘出的袅袅热气和诱人稻米香,在乡间村尾弥漫开来。

捣年糕嘞!台州人儿时的记忆,外国人眼中的台州味

捣年糕需要经过磨、蒸、捣、切几个环节。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把蒸好的糕粉团放在石臼里搡捣,经一搡一翻无数次的锤打,小伙子也会累得气喘吁吁,需两人轮换着捣。将糕团捣得油光可鉴时,再放在面床上,经过一番翻来覆去的揉搓,再用擀面杖把糕团擀开擀薄,切成块状,一块块洁白细腻、热气腾腾的年糕就制作出来了。

这样的年糕,吃起来香糯可口、柔韧绵软。每臼做剩下的糕头,小孩子们把红糖包裹在糕的中间,再放在火膛里的火钳上煨着吃,香甜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!

我记事的时候,机器加工逐步取代了传统的手工年糕,但浓郁的年味没变。

村子里没有专门的年糕作坊,快过年的时候,做年糕的师父就会过来。什么时候来,大家伙儿通好气。在农村,年前制作的年糕是打算吃一年的。家里就会提前备上上百斤糯米和粳米,浸泡在大盆里,能装满满几个大盆子。

捣年糕嘞!台州人儿时的记忆,外国人眼中的台州味

做年糕这一天是大人们最为忙碌的日子,去的那天还得起个大早,天还没亮就得出门,不然就得排很久的队。

腊月,冻得人鼻尖泛红,手指僵硬。因为做年糕的场面实属壮观,跟拍大片似的,关键是超热闹。我一醒,就舍弃了暖和的被窝,裹成圆滚滚的一团,兴冲冲地出门。

捣年糕嘞!台州人儿时的记忆,外国人眼中的台州味

地方很好找。机声隆隆,白烟袅袅,欢声笑语,从村头的院子里逸出来,欣欣然飘向山野,飘扬的是乡村蒸蒸日上的好日子,是乡里乡亲和合美满的气氛,是朴素又火热的年味儿。

上蒸筒蒸米可谓是捣年糕最让人宜心的一个环节了,滋滋的柴火声,继而糯米清香飘散出来,热气氤氲,模糊了大家的脸庞,却遮盖不住那种欢实劲儿。那种乐趣也只能是身处其间的人才能体会了。

捣年糕嘞!台州人儿时的记忆,外国人眼中的台州味

随着传送带滚动,一条条年糕跳了出来,冒着热气,软糯的滋味还没上口已经开始弥漫在空气中了。刚出锅的年糕需要速度晾上,这时候捣年糕这件大事也就落下帷幕了,不管是谁,成就感从脸上的笑容中满满得溢出来。

捣年糕嘞!台州人儿时的记忆,外国人眼中的台州味

大爷大妈叔伯婶子穿着围裙,带着袖套,忙碌的身影穿梭在白雾里,飞快地往竹排上晾年糕。一条条“软玉温香”水灵灵的,闻着清香四溢,咬一口细软滑嫩。

到了下午,年糕差不多捣完了,接下来才开始捣麻糍,一直到晚上六七点钟左右才算完,累了一天的大人们也已精疲力尽。捣麻糍也是传统习俗,村里建房时,麻糍是必不可少的小吃。

年糕浸泡在水中贮藏,可以放好几个月。台州年糕的吃法很多,可以蒸着吃,炒着吃,煮着吃,炸着吃,烤着吃,怎么吃都行,还可以切成片,切成段。

捣年糕嘞!台州人儿时的记忆,外国人眼中的台州味

汤、炒两种吃法,配菜可自由搭配,青菜、雪菜、白菜、肉丝、香菇、胡萝卜等等,只要合你口味就成。

捣年糕嘞!台州人儿时的记忆,外国人眼中的台州味

这也是一种甜的年糕口味,只不过是炒的。糖融化在年糕里,像是给年糕涂上了一层甜蜜,再均匀的撒上芝麻,甜香扑鼻。

捣年糕嘞!台州人儿时的记忆,外国人眼中的台州味

螃蟹炒年糕应该算是一道大菜了,饱满的蟹黄融入到年糕里,连汤汁都带着鲜味,吃一块年糕恨不得把舌头都咬掉。

我家除夕夜每年是要蒸年糕吃的。那份又香甜又筋道的口感,留在唇齿之间,总是在不经意的瞬间爬上心头。它软糯韧性,嚼劲十足,亲情乡情,浸润全身,岁岁年年……

Whiskers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