渐行渐远的老手艺:临海紫阳街蔡永利秤店

2018年1月5日14:44:49 发表评论 0 次

12月30日,《外国人在中国》之《意大利设计师中国省亲记》在CCTV-4播出,反响热烈。意大利设计师的台州印象有哪些元素?跟着小编来看第三期《紫阳街153号——蔡永利秤店》。

渐行渐远的老手艺:临海紫阳街蔡永利秤店

曾经热闹的集市,无论担小脚篓的小贩,还是店铺的掌柜都会用上 一杆木杆秤,一端勾上一把嫩绿一袋鲜果,一端挂上秤锤,秤翘得老高,小贩便挥挥手,赶集的人就带着笑意而归。

秤简单又实用,在中国已经用了上千年,充满了人情味。意大利设计师尼罗的中国之行,来到了古城临海一条“活着”的老街——紫阳街,走进“蔡永利秤店”,感受中国味台州味

渐行渐远的老手艺:临海紫阳街蔡永利秤店

紫阳街153号是蔡永利秤店,创办于清咸丰十一年(1861),至今已有156年的历史,传到蔡雪贞这里已是第五代了。

渐行渐远的老手艺:临海紫阳街蔡永利秤店

“现在都用电子秤了,只有走街串巷做小生意的小贩还要用到杆秤,但是喜欢这种传统工艺的人仍不少。”蔡师傅向来客们展示她设计的工艺秤,“十二生肖平安秤”、“三面无私公平秤”、“福禄寿十六两”等。

店铺不大,陈列着大小式样不同的杆秤,最大的长约3.5米、重达12.5公斤,最多可称量625公斤,号称“江南第一秤”;最小的戥秤能称分称厘。在院落外面的秤钩是一张吊椅,可以用来称量体重,尼罗兴致勃勃地坐上去称了下。

渐行渐远的老手艺:临海紫阳街蔡永利秤店

临门的一张堆着木屑和秤砣的老木板桌是蔡师傅的案台,台面上的工具老旧明显,磨损得光亮,是几代传下的老工具。“秤是权衡公正的,每一个做秤人不能缺斤少两。否则,少一两损福,短二两减禄,缺三两夭寿。”63岁的蔡师傅,23岁时开始传承这门手艺,父亲的告诫,她记了一辈子,也践行了一辈子。那些无良的人找她做缺斤少两的秤时,她果断拒绝。

秤不仅是一种计量器具,人们把它作为一种吉祥之物。建屋上梁时,要将秤砣悬挂在梁上,取“称心如意”之谓。每逢过年,人们都要用红纸卷贴于杆秤的头上,祈祷财气兴旺。古诗云:“立夏秤人轻重数,秤悬梁上笑喧闺。”以前,台州立夏之日常见“称体重”的场面。据说这一天称了体重之后,就不怕夏季炎热,不会消瘦。孩子在过周岁生日的时候有“抓周”习俗,如果小孩先抓秤,则会说长大后当商人,做生意。结婚用秤挑红盖头,有些地方,接送新娘时还会用上算盘、尺子、秤等物。朋友之间赠送秤,有祝愿称心如意、前程万里的美好寓意。

江南一带,民间都有置办杆秤的习俗,称之为“当家财神”,寓意“有秤当家,家财兴发”。过去的掌柜,一把算盘不离手,有的行业还需要配备一杆秤。古代的官员们也喜欢在自己的府衙及宅院中,装饰上一杆大秤,来表明他们的公正无私清廉的形象。

渐行渐远的老手艺:临海紫阳街蔡永利秤店

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秤店的生意非常红火。蔡师傅记得那时一家人每天要忙到凌晨一两点,很多人从椒江、玉环甚至温州、宁波等地过来买秤。

那时的老街,热闹、嘈杂,满街小城市的生活味道。从南往北行,有商铺揽秀楼、王天顺马蹄酥店、银行旧址,过巾山西路路口,有老三楼、白塔桥饭店,再过回浦路口,是方一仁药号、台州府酒坊,还有一溜儿的国营商店。吃、穿、用,样样都有卖。

后来电子秤、弹簧秤逐渐普及,杆秤被市场淘汰,到了90年代已是门庭冷落。老街也因为拆建、搬迁、国营体制改革等诸多原因,居民少了,店关门了,沉寂下来。

“从小父亲就跟我说,杆秤的价格要跟着猪肉走。”蔡师傅回忆说,自人民公社以来,猪肉从六毛四一斤、八毛一斤、一块一斤到现在的十七块一斤,杆秤也从三元一杆、五元一杆、八元一杆到现在的二十五元一杆。但是,不同的是,如今猪肉价格浮浮动动,持续上升,杆秤却被市场淘汰。

不是不黯然,不是不落寞的,但她说,“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,老祖宗的手艺传到我这里,我就得坚持下去。我舍不得走,也离不开老街。”

渐行渐远的老手艺:临海紫阳街蔡永利秤店

如今,她依然坚守在这家小店里,徒弟带过几个,但一个个都转行了,她或许是这百年秤店的最后一位传人了。

紫阳街上,门板吱呀,日子简清明朗,蔡师傅倚着老旧轩窗,听窗外落花飞雨,目光落在秤花上。永利杆秤店小小的门扉里有长长的历史,如翻开一本泛黄的老书,里面有着几代人的老旧故事,不惊心但令人动容。

又一年年关将近,古街旧巷又长了一年的时光,蔡永利秤店则又挺过了一年。

Whiskers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